油脂行业开启旺季,库存渐低,豆油棕榈价格开始加速上涨

行情走势,豆油资讯 267

dollar-544956_640.jpg

    近期油脂上涨到多年高位后,没有更有利的刺激,部分油脂多头获利回吐意愿增强,盘面小幅放量调整。


    但目前的石油市场交易仍以储油量+美国大豆紧平衡+马棕低库存为主。宏观背景是流动性充裕,通胀预期上升,不能说完全交易。


    豆油储备逐渐扩大,超高大豆压榨下豆油持续减少,紧平衡格局下的植物油储存也不时进入市场关注;


    10月底,马棕库存跌至157万吨的低点。按照目前的产量和出口节奏,继续降低库存的概率很大。超低的库存和充裕的流动性赋予其价格一定的想象空间;新的一季,美国大豆4.2%的低储耗比对应目前的低价操作中心,出口挤压调整的结转库存仍有下调空间,南美天气仍有炒作空间,也使得其盘面继续走强。


    总的来说,在油价上涨逻辑没有动摇,上涨趋势没有明显改变之前,我们还是保持中期的长线思维。


    在美国大豆和马来西亚棕榈油的推动下,近期的油脂涨幅处于2016年以来的新高,这极大地鼓励了市场看到它有多热情。棕榈油走势强劲的原因是,在宏观流动性充裕和通胀预期不断上升的情况下,美国大豆与股票的比率已跌至4.2%的低点,与马来西亚棕榈油的库存产生了共鸣,后者已跌至历史低点。展望市场前景,随着美国大豆市场的酝酿发酵和马来西亚棕榈油库存的进一步下降,预计国内棕榈油强势格局将难以改变。


    产量增长速度低于预期


    由于疫情造成的生产限制和劳动力短缺,最近几个月产区棕榈油生产一直在缓慢恢复。马来西亚棕榈油产量在6月份达到189万吨的月度高点,但本应季节性增长的7月至10月产量未能达到新高,表明增长低于预期。


    第四季度进入季节性减产周期,生产限制、劳动力短缺加上拉尼娜气候下降带来更多降雨,使得市场对后期生产形势的预测不乐观。据西马来西亚南方棕榈油协会(SPPOMA)估计,11月1日至11月15日,马来西亚棕榈油产量下降16.07%,降幅进一步扩大。考虑到沙巴疫情造成的产量有限,预计11月马来西亚棕榈油产量将下降10%-15%,这将对马来西亚棕榈油供应紧张形成强有力的限制。


    后期潜力仍然很大


    虽然产区棕榈油产量较低,但以印度和中国为代表的主要棕榈油进口国库存较低,后期补货潜力仍然较大,对产区棕榈油出口形成了良好的支撑。数据显示,截至11月13日,我国港口食用棕榈油库存总量为39.11万吨。虽然比前一周有所上升,但与当月同期相比仍有一定程度的下降。与去年65.08万吨的库存相比,降幅高达近40%,表明后期补充潜力仍然很大。


    此外,虽然印度的需求受到今年疫情蔓延的影响,但植物油库存仍处于之前植物油进口较低时的历史低位,这也意味着后期补充需求强劲。印度炼油协会(SEA)公布的数据显示,截至10月底,印度植物油库存为157.8万吨,比去年同期减少50-60万吨,尽管高于4月份91.5万吨的超低库存。


    库存下滑至历史低点


    虽然11月份的MPOB报告未能带来比预期更多的好处,但10月底马来西亚棕榈油库存降至157万吨,接近2016年同期的低水平。在生产前景不好的情况下,11月1日至10日马来西亚棕榈油出口出现偏差导致的调整并未持续多久,棕榈油期货价格迅速支撑。


    据航测机构统计,11月1日至15日,马来西亚棕榈油出口降幅收窄至11.8%-14.02%,SPPOMA给出的产量降幅进一步扩大至16.07%。在棕榈油月差的深度反转结构下,出口商更倾向于在下半年发货,明显收窄了马来西亚棕榈油出口从11月1日到15日的跌幅。预计整个月的出口下降仍有进一步缩小的空间。按照这样的产出和出口速度,11月份马来西亚棕榈油下滑的概率还是比较高的。


    然而,即使在未来两个月出口大幅下降的情况下,马来西亚棕榈油生产疲软也将进一步减少其库存。主流机构把马来西亚的棕榈油库存看做年末140-150万吨,一些激进机构甚至把它看做120万吨。相比之下,在2016年棕榈油价格达到6550元/吨的高点时,年末库存仅降至167万吨,较低的库存加上充裕的流动性给了棕榈油更多向上价格的想象空间。


    基于以上分析,随着美国大豆市场的酝酿发酵和油粕,的强势比例,在马来西亚棕榈油库存已跌至历史低位的情况下,在上涨逻辑未被动摇、上涨趋势未发生明显变化之前,棕榈油中期看涨思维将保持不变,前期逢低入市的多单可以继续持有。